雨钩

新主页,全职only,CP混杂

【周叶】浮生(一)

文案:


周泽楷手持双剑,满眼通红:“你们敢伤他一分?”


叶修满不在乎地笑,“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

喻文州轻轻落下一子,“这天下是天下人的,蓝雨从来只是一枚棋子。”


黄少天剑下从不留活口,只除了唯一的那次意外。


王杰希叹气,“微草古训,不问朝政,不涉江湖。可是这乱世,谁又能独善其身。”


风起云涌,浮生如梦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周泽楷一手撑着剑,半跪倒在冰凉的泥水里,任雨水打在自己身上。


他说,我喜欢你。叶修笑。


他说,在一起。叶修说好。


他说,我想要你。叶修说好。


他记得叶修的眼神,那是望不到底的温柔缱绻,每每要让人溺毙其中。


叶修总是那样深深地看着他,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情,然后说,好。


他从不曾拒绝过他,一次都没有。


所以这次也没有。


 




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叶修。那是三年前的冬天,大雪漫漫。彼时他还只是宁王府那个庶出的小公子,不通人情,不求上进,逢人只是笑。人们茶余饭后不免感叹,生得这样一副好皮囊,可惜是个傻子。


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溜了出来,更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练就了一身登峰造极的剑法。


叶修浑身已被或新或旧的血浸透了,看不出本来的颜色,满脸脏污,只余一双眼闪着锋利的光。他就那么不带一丝感情地环顾周围的人,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,“有本事,你们就过来。”


周泽楷已经记不清一切是怎么发生的。毫无花哨的打法,招招致命。片刻过后,周围躺倒了一片,鲜血染红了雪地,触目惊心。


叶修一手扶着战矛,另一手随意抹掉脸上的血污。他看见周泽楷远远朝自己走过来。麻烦了。他想,是个高手,没那么好打发,难道今天真要交待在这。但坐以待毙不是叶修的性格,他心里转过了数十个念头,抓紧每一秒调息自己的内力,脸上仍是不动声色。


周泽楷走到离叶修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。


下一瞬,饶是叶修身经百战,也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
周泽楷把手里的剑放到了地上。


“你伤得很重。”


他比之前走得更慢,边走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子。瓶塞打开,一缕清香飘散开来。叶修瞬间认了出来——百草回魂丹。疗伤圣药,一粒千金。周泽楷一言不发倒出两粒,塞到叶修嘴里。叶修也不废话,张口咽下。


不是来杀我的。叶修想,不然这也太浪费了,得多少钱啊。


周泽楷蹲下,指指自己的背,“上来。”


叶修没出声,也没动。


周泽楷等了半晌没动静,回过头来看。


叶修晕过去了。






再次醒转已是夜深。叶修睁开眼,头疼欲裂。他揉着眉心四处打量了一下,屋子很小,摆设几乎没有,一张床,一张四四方方的小桌子,隐隐可见油渍,连把椅子都没有。桌上放着个缺了口的碗,一个分辨不出原本颜色的瓷壶。叶修渴得嗓子发疼,就要挣扎下床给自己倒杯水。


吱呀一声门开了,门口的人端着个盆,看见屋里的人醒了,先是眼睛一亮。随即看见了他的动作,脸上就带了点不赞同的神色。


叶修一看有人进来,也就懒得动了,偏偏脑袋,“劳驾,给倒杯水喝,快要渴死了。”


周泽楷先是拿手帕把那碗细细擦了一遍,又倒出半碗水涮了涮,才端到叶修床前。“客栈不方便。”叶修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自己还在被追杀,客栈人多眼杂,不免危险,眼前看着像个贫户人家的偏屋,倒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。周泽楷把他扶起,在他腰上垫了个枕头,就要去喂。叶修连忙摆摆手,“哎哎,不用不用,你给我就行了,我没事。”叶修一仰头喝得一滴不剩,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人。完美无瑕的一张脸,眼神清澈见底,举手投足浑然翩翩佳公子的气质,这要搁到大街上,绝对迷倒一片少女。叶修抱拳,“在下叶修,多谢小兄弟相救,敢问尊姓大名。”


周泽楷顿了顿,脸上闪过犹豫神色,整整过了五秒才开口:“不能说。”


叶修简直无言以对。行走江湖,隐姓埋名的不在少数,有点身份来历的为免麻烦也常以化名示人。像这样考虑半天告诉你不能说的,不知道是说他单纯,还是说他耍人玩比较好。不过叶修自己重伤未愈,也懒得计较,只随口一问,“那怎么称呼?”


“周。”这次回答得倒快。


“那我就叫你小周了啊。”


周泽楷点点头,指了指叶修,手心里躺着个白瓷瓶,“治伤。”


叶修低头看了一眼,眼皮一跳,顿时哭笑不得。哪来的不识人间疾苦的大少爷。叶修摆摆手把药推回去,“这等救命的东西你还是先留着,我没什么大碍,就是没力气了,休息一下,随便来点金疮药就行。哎有没有吃的,我饿死了。”


周泽楷又点头,转身出去拿吃的。叶修开始收拾自己身上的伤,心里划过一个念头。


周乃国姓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26)